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沉浮史玉柱

发布时间:2020-06-29 18:33:21 阅读: 来源: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从巨人汉卡到脑黄金再到脑白金、黄金搭档、网络游戏,史玉柱咸鱼大翻身,其商业上的成功足以写入商学院的教科书。从几千元起家到荣登《福布斯》大陆富豪榜,再到负债数亿的“中国首负”。而之后,他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卖脑白金,投资银行股,进军网络游戏,在一片废墟上,转眼炼就了超过500亿元的财富。史玉柱在商业界的经历堪称传奇。

4月9日晚间,巨人网络宣布,史玉柱因个人原因辞去CEO一职。曾经的商界神奇小子盛时而退,留给外界无穷的猜想与琢磨。在中国当代所有白手起家的商业大佬中,史玉柱的传奇性和争议度无人能及。誉之者褒其为创造财富的商业奇才和价值投资大师,毁之者贬其为唯利是图的投机奸商和股票内幕交易分子。

“巨人倒下”,他负债2.5亿元

史玉柱,1962年出生在安徽北部的怀远县城。1980年,史玉柱以县状元的身份考入浙大数学系,毕业后分配到安徽省统计局。由于工作出色,被送往深圳大学进修。

读完研究生后,他决定辞职创业。飞往深圳时,他的家当只有东挪西借的4000元钱,以及耗费9个月心血开发出来的M-6401桌面排版印刷系统。

1989年8月,他利用《计算机世界》先打广告后收钱的时间差,用全部4000元做了一个8400元的广告:“M-6401,历史性的突破”。4个月后,他赚了100万元。拿着这笔钱,他以“蓝色巨人”IBM为目标,创办了巨人公司。到1993年7月,巨人集团已成为全国第二大民办高科技企业,拥有M-6405汉卡、中文笔记本电脑、手写电脑等5个拳头产品。

1994年初,珠海巨人大厦动土。这座最初计划建18层的大厦,在众人热捧和领导鼓励中被不断加高,最后升为70层,号称当时中国第一高楼,投资也从2亿增加到12亿元。

同样是1994年,史玉柱发现,计算机发展日新月异,汉卡已经失势。他盯上了保健品,脑黄金项目开始起步。

1995年,巨人发动“三大战役”,把12种保健品、10种药品、10多款软件一起推向市场,投放广告1个亿。史玉柱被《福布斯》列为大陆富豪第八位。

1996年,巨人大厦资金告急,史玉柱将保健品方面的全部资金调往巨人大厦,结果保健品业务迅速盛极而衰。

1997年初,巨人大厦未按期完工,债主纷纷上门,巨人现金流彻底断裂,巨人大厦停工。“巨人倒下”,负债2.5亿元的史玉柱黯然离开广东,“北上”隐姓埋名。

启动脑白金,三年摘下“首负”帽

幸运的是,受到重创的史玉柱,除了缺钱外,似乎什么都不缺二十多人的管理团队,没有一个人离开。为了尽快还债,他决定做大保健品。

1998年,史玉柱找朋友借了50万元,开始运作脑白金。他选择江阴作为东山再起的根据地。江阴是江苏省的一个县级市,地处苏南,购买力强,离上海、南京都很近,但广告成本相对低廉。

项目启动前,史玉柱做了一次“江阴调查”,他挨家挨户找老人聊天,“吃过保健品吗?可以改善睡眠,可以调理肠道、通便?你想不想吃?”老人们说,他们想吃,可舍不得买,只会把空盒子放在显眼地方暗示儿子。

史玉柱敏感地意识到其中大有名堂,他因势利导,后来推出了家喻户晓的广告“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

脑白金以“大赠送”的形式正式启动。不少江阴老人吃完后,拿着空盒跑到药店去买,越买不到,问得越起劲。正当药店为只见空盒不见经销商上门的脑白金犯愁时,脑白金的广告“闪亮登场”。江阴市场就这样打开了。

此后,史玉柱如法炮制攻下一个个城市。到2000年,公司创造了13亿元的销售奇迹,成为保健品状元,并在全国拥有200多个销售点,规模超过了鼎盛时期的巨人。

3年不到,史玉柱又重新站了起来。2000年秋天,他还清了全部债务,不再是“中国首负”。2001年2月3日晚,史玉柱因还债之举接受采访,他摘下墨镜,重新用上名片,再也不用担心别人认出他是史玉柱。

投资股票,砸55亿浮盈60亿

2003年,史玉柱拥有脑白金和黄金搭档两个“下金蛋的母鸡”,销售额惊人。但在“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保健品行当,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非常危险。

于是,史玉柱开始了他人生下半场的第二件事资本布局。

2003年,史玉柱将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的知识产权及其营销网络75%的股权卖给了段永基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四通电子,交易总价为12.4亿元人民币。拿着巨额现金,史玉柱开始向保健品之外的行业投资。第一个选中的,就是回报稳定的银行业。

2003年,华夏银行(600015,股吧)发起人北京华资银团公司和首钢总公司先后向史玉柱转让了1.4亿股华夏银行的法人股。在每10股转增2股后,史玉柱共持有华夏银行股票1.68亿股。再有就是民生银行(600016,股吧),2003年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清理非地产业务以外的资产,可股市低迷,苦于无人有数亿元的现金来接盘。最后冯仑找到老朋友史玉柱,以非常便宜的价格把1.43亿股民生银行的股票卖给了史玉柱。

金融危机时,史玉柱曾大量减持民生银行。但从2011年3月开始,史玉柱秉持“别人恐慌的时候我贪婪”的巴菲特理念,在民生银行A股和H股的增持共包含85次单笔交易,合计耗资约55亿元,就算是外资投行去年9月纷纷唱空银行股时,史玉柱仍坚持唱多,并承诺“三年不抛售民生银行A股”。民生银行6日再创新高,自2011年底算起,史玉柱13个月来浮盈超过60亿元,被股民大呼“股神”。

1月2日,他在微博上说:“其实买股票没那么复杂。认真研究:1.该公司未来盈利能否持续理想增长?2.眼前股价被低估没?只要同时满足这两条就买入,买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看不懂的行业,我不买;15倍以上市盈率的,我不买。”

做网游盯住农村

上市身家500亿

除了炒股,史玉柱还在另一个领域挖掘了巨额财富网游。

2002年末,史玉柱开始玩陈天桥的盛大公司开发的《传奇》,很快上了瘾。他每天花四五个小时打游戏,买装备就花了几十万。他意识到:“这里(网游)流淌着牛奶和蜂蜜!”

2004年11月,史玉柱的征途公司成立,决意从盛大、网易、九城以及日韩等游戏公司手里抢市场。

史玉柱复制了脑白金“江阴调查”的方法,先后和600名玩家进行过深入交流。此后,史玉柱推出2D写实版网游《征途》,以免费打游戏为诱饵,并满足人人皆可在虚拟空间富裕的心理,实现了远超盛大奇迹的巨人奇迹,包括同系列的《征途》怀旧版和《征途2》,成为巨人网络延续至今的提款机。

进入网游行业后,史玉柱很快发现这个行业的另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根本不重视中小城市和农村市场。“中国市场是金字塔型的,塔尖部分是北京、上海、广州,往下是大中城市、小城市,塔基是广大的农村地区。其实市场越往下越大,下面消费者没有想象中那么穷,消费能力也不弱。一线城市你全占满了,也还不到下面市场的1/10。”

史玉柱把他农村包围城市的脑白金式营销复制过来,上来二话不说就在几乎所有中小城市和1800个县建起了办事处,并很快建立了绝对市场优势。

2007年11月1日,史玉柱旗下的巨人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总市值达到42亿美元,融资额为10.45亿美元,成为在美国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史玉柱的身家突破500亿元。

原始积累饱受争议

也许每个企业家的成功背后都有着自己原始积累阶段的原罪史玉柱也不例外。

用来偿还建巨人大厦所欠资金来自于保健品脑白金。这款产品被其同行称为其实就是“褪黑素+广告轰炸”。

尽管史玉柱对此的解释是,他们并没有广告轰炸,只是每年两次脉冲式集中投放广告造成的客观效果,但毕竟给人们留下了脑白金广告中那两个衣衫奇怪的老头老太每天在屏幕上乱跳的印象,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但广告恶俗也好,没品位也罢,史玉柱用铺天盖地的广告将脑白金的品牌和功效深深地植入了13亿中国人的眼中和脑中。

而史玉柱一手打造出的《征途》就更加令业界褒贬不一。

他在《征途》中树立了一种金钱至上的游戏规则,这种规则令人性中和社会中丑陋的一面发挥到极致。钱,可以买到尊荣和权力;钱,可以让一切规则颠倒;钱,也可以让不合理的现象合理化。

当然,这种伦理上的贬斥对于游戏行业来讲也许太过苛责。某游戏公司市场总监则称他们非常佩服史玉柱,称史对人性的透彻理解造就了一代新派网络游戏:“至于道德上,他毕竟没有欺骗谁。”

不过,史玉柱在《征途》中所营造的不光是一种胜者为王的价值观,还有被媒体描述为“召唤着玩家们在违背普世价值的虚拟世界中放纵自己的邪恶。它赋予战争中的人肆意杀戮的权力,给予杀人者加倍的经验值奖励;系统也会标明你的斩首纪录,那一串串数字就像印第安战士割下的头皮代表着无上的荣光,而被杀死者得到的只有耻辱。”

但也有人认为,这恰恰满足了一些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得到宣泄的人的需求,让他们在虚拟世界中得以释放,无形中减少了很多真实的杀机。

不过,对于《征途》中的帮会制度,大多数人尽管承认这是现实,却也不赞成将其制定为游戏中的“生存法则”在《征途》中,一些角色可以被帮会控制,为帮派贡献“保护费”。系统鼓励帮会争夺控制权,谁杀死竞争对手,谁就能接手保护费。

因此有人认为,从商业角度看,史玉柱完全可以被称为成功的商人,但至于是否能够被称为企业家,则要加上更多维度的标准。

综合《新闻晨报》、《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

海外华人vpn

免费回国vpn

海外看国内视频

华人如何看国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