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监管何处觅电视互动游戏探疑

发布时间:2020-02-11 04:24:22 阅读: 来源: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行业监管何处觅 电视互动游戏探疑 2006年10月18日 16:48 人民网 【评论】 【论坛】 【字体:大 中 小】 【聊天】 【沙龙】

《中国广播影视》记者日前接到读者电话。该读者称,自己在午夜偶尔打开电视,看到某卫视正在播出一档电视互动游戏节目《打小鸡,中大奖》。其画面上有许多左右飞过的卡通小鸡,每一只鸡头上都有不同的四个数字,游戏参与者用手机短信的形式发送这些数字,“打中”小鸡,就可以赢得从“2元话费”到“数码摄像机”等价值不等的奖品。节目进行中,一个名叫“小茶”的女主持人不停地报出中奖者的手机尾号,看上去似乎参与者很多。不过该读者说,自己连发了数十条短信,也没有中奖。此时节目已到尾声,画面切换到演播室,主持人“小茶”说完结束语,一排片尾字幕滚动而出。就在该读者放弃了中奖希望,转而收看其他电视台节目的时候,竟然发现另外一个卫视也在播出这档节目,同样的画面,同样的主持人,同样的演播室。他不禁心生疑惑:“这档互动游戏节目的首要因素是直播,同一个主持人在天南海北两地同时直播,这可能吗?”

随后,记者从这一节目入手,试图破解“电视互动游戏”的谜团。

采访SP经营者未果

由于《打小鸡,中大奖》的游戏画面中并未提供游戏经营方的名称,记者于是想首先打探清楚。通过拨打画面上提供的客服号码,记者听到了“灵犀社区”的名称,继而又了解到了其真正的经营者――上海南方讯典通讯技术有限公司。

登陆该公司网站,南方讯典介绍说,它是“中国第一个‘手机电视游戏’的发明者,并经营着一档正在全国热播的手机电视游戏类益智节目《猫爪行天下,大家来找茬》”。记者随后对南方讯典及这一节目进行了搜索,发现在互联网上,存在着大量对它们的质疑、投诉甚至谩骂。

根据“315投诉网”反映的信息,除了游戏的真实性和公平性之外,观众的质疑和投诉主要集中在南方讯典收取短信费的行为上。有观众投诉道,按照他的理解,向屏幕上提供的号码发送一条短信将会被扣除2元话费,然而结果是一条短信发送过后,他陆续收到了数条短信,而每一条都收费2元。对此,南方讯典的解释是,电视屏幕上有滚动字幕的资费提示,而用户订制时也有资费提示。看来,用户损失话费,错在其未看清资费标准了。然而,类似的投诉,仅“315投诉网”上显示的便不在少数,难道都是错在他们视力或理解力不足?而南方讯典也有不那么理直气壮的时候。根据网站的显示,针对这类投诉,南方讯典也曾对用户作出解释,并不再向其发送短信,或者退回了已收资费。

并且,上船容易下船难。据“315投诉网”所提供的事例,有观众参与游戏后又按退订提示做了退订,但根本无法实现,“现在每个月还在发骚扰短信通知用户,说什么猫爪王国发工资了”。还有一位观众反映,他参与了在湖北卫视播放的《猫爪行天下》游戏节目,之后便一直收费,也不说明退订方法,“只留下了一个客服电话,但是这个号码是空号。”

于是,记者试图对上海南方讯典公司进行采访。接触之初,对方尚有热情,但当记者在采访提纲的众多事项中提到了“投诉”一事后,对方态度便逐渐冷淡了下来,采访遂不了了之。但记者注意到,电话打进总台之后,声讯的提示并非“南方讯典”,而是“上海广典互动传媒”。

据计世资讯提供的消息,此“广典传媒”是南方讯典的控股公司。南方讯典本来计划以SP的身份在纳斯达克上市,但是资本市场认为单纯的SP很难取得优异成绩,因此,在南方讯典从华登国际和联想投资等创业投资基金融资1600万美元资金后,就将脱胎于南方证券的南方讯典改造成横跨内容制作和播出、网络发布和推广的跨媒体集团――广典传媒。《猫爪行天下》等节目原本由北京悦联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发制作,该公司是由原湖南卫视和山东电视台的精英人士创建,有较强的电视媒体资源,目前该公司已被广典传媒收购。计世资讯称,《猫爪行天下》等节目已在全国近

200家电视台落地播出,创造的互动短信收入以千万计。

针对这一变身,在国内著名的天涯社区中,有网民在嘲笑了那些被骗的观众之后声称:“人家马上换个广典互动传媒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了,你们服气不?”而在“315投诉网”上,也有人以南方讯典员工的口气发言道:“我们已经正式更名为广电(典)互动传媒集团了,不久的将来我们将在纳斯达克上市……请你们注意一定不要进行恶性投诉,不然我们就会被扣分,就会被运营商、信产部处罚,我们登陆纳斯达克就得推迟了。”对此,南方讯典称公司并无此人。

业内业外大寻访

采访SP受挫,记者遂将探寻的范围扩大,试图从别处寻找突破口。记者首先以表明身份的方式咨询了游戏软件制作商和合作平台搭建商的数位从业人员,但遇到的都是守口如瓶。随后,记者将目光转移到电视台,并将搜索范围扩大,发现从河南、新疆、辽宁等卫视台到诸多县市级频道都出现了这类“电视互动游戏”。其播出时间绝大多数都在深夜、下午等非黄金时段,尽管形态各异,这类节目无非是鼓动观众按照指示发出短信,最先发出者将获得从数元到上千元的奖品。一条短信一般收取2元的信息费,而这正是游戏经营方的利润来源。

通过随机询问不同背景的观众,记者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对玩这种游戏抱着消极的态度。有的怀疑最先发出短信的可能性,有的认为即使最先发出了短信,奖品也难以拿到手。更有甚者,还有的认为看似直播的游戏节目根本就是事先录制好的,而画面上滚动的某某号码中奖的字幕纯粹是煽动性语言,整个游戏节目有可能是一个骗局。

针对“事先录制”的说法,记者在电视屏幕前深夜“蹲点”,录下并对比了数家卫视频道三天的游戏节目,并未发现可疑之处。有的节目明显有主持人,在三天的节目中所用语言各有不同;另外一种节目虽然伴有语音,但并不像有人在实时主持,每当游戏出现了特定的场景时,便会机械式地出现特定的语言,更难以找出破绽。但是这并不能打消记者的疑虑,毕竟记者观察的次数、范围都有很大局限性,而类似说法也并非一人之言。

接下来,记者将疑问转向技术层面,因为这类节目必须是真正的直播,否则不可能即时公布中奖手机的尾号。通过咨询专业人士,记者了解到,理论上这类节目在技术上是不成问题的。它在技术上的一般模式是通过网络连接两个终端,一端是游戏公司或者电信SP,用来接收短信数据,另一端是电视台的播控机房,两端同时开启便可以实现实时的互动直播。

然而,记者对于因技术所带来的问题仍有疑问。对于卫视所播的游戏节目而言,有些地区所看到的画面要迟于另外一些地区,甚至有些地区手机短信传送到电信SP终端所用的时间也不尽相同。如果说这类节目是利用观众的投机心理去赚钱的话,那么对于某些传送速度缓慢的地区的观众而言,在参与游戏者为数众多的情况下,他们处在一个不可能胜出的局势中,而他们却没有机会发觉到这一点。因此,对于这部分观众而言,这类节目便由“游戏”而转变了性质。

即使对观众投机心理的各种利用都是合理的,这类节目还存在一个真实性的问题。最基本的一个问题是:画面上不断滚动的某某号码中奖的信息是否真实?这是一个难以向游戏运营方核实的问题。对此,一位曾经的电视互动游戏从业者透露了一些信息。

他说,他所在的游戏公司要他们在游戏的程序软件中设置很多大奖,“不管实际有没有人参与,程序都会自动虚拟电话号码参加游戏”。一来烘托气氛,起到“托儿”的作用,二来正好将奖品“发放”给这些虚拟的号码。于是观众看见的是2~100元小奖不停出现,微波炉、电动车、电视机等奖品每天要发上百个。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他们公司的这个节目是与电视台、声讯台合作经营的,在扣除奖品费用后三方收入分成,为了提高节目收益,电视台、声讯台还要求他们公司减少实际用户的出奖率,减少到只有2~10元的小奖,并提高虚拟号码大奖的出奖率。

事实上,假设奖之外,在发放奖品上还存在着一个可疑的环节。有位网民曾在百度发言道:“上次我的奖品应该是电脑,但后来却让我在MP3、手机、相机中选择,然后说有221人在挑选150个奖项,所以得让我再答7题。我放弃了。”

在“315投诉网”上也有不少关于南方讯典的类似投诉。一种情况是,游戏规则标明的是“累积答对6次即可以直接选择奖品”,但当观众答对6次之后,收到的短信提示同开始答题时收到的一样,于是下一轮答题程序又开始了;或者,6题答对之后,系统提示说奖品需要抽奖才能产生。另一种情况是,观众收到的30条短信“基本上都说可以直接获得奖品”,但后来变成了答对7题才能获奖,答对7题之后,结果又变成了月底抽奖。

行业监管何处觅

记者就互动游戏领域出现的这些问题和一些卫视频道的广告部负责人作了交流,其中,辽宁电视台广告部柴朝光的说法颇具代表性。他向记者表示,辽宁电视台只是卖出广告时段,而绝对没有与SP合作分钱的事,不会为了这种“小钱”而欺骗观众。他也同时表示,辽宁电视台只负责对此类节目的常规性审查,至于哪些观众中了奖,SP事后给观众发不发奖品,不在电视台过问范围之内。

或许,这种盈利对于卫视而言只是“小钱”,犯不着暗做手脚,而对于广告经营困难的一些地市台来说,它算不算笔“大钱”?事实上,有许多渠道都向外界透露了关于电视台、电信SP和游戏运营商合作分钱的行为。湖南银河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发出的《电视互动游戏合作运营邀请函》便提供了与电视台分账的运营模式。而一旦采用了这种模式,那么电视台自身的“清白”便会受到怀疑。

针对这些电视行业的监管问题,记者咨询了广电总局社管司副司长任谦。他表示,目前广电总局还没有对这个领域做出具体的监管,“规章的制定总是要滞后于情势的变更”。对于目前观众所反映的问题,任谦表示,如果观众认为遭到了欺诈,可以向相关机构比如消费者协会及工商部门进行投诉。

电视互动游戏领域的这一问题不禁使人联想到了电视台违规发布广告的情况。

在利益的驱使下,即使受着工商机关和广电行政机构的双重监督,许多电视台仍然屡屡犯禁。而在互动游戏领域,并没有一个相应的监管机构。除非连接到游戏平台上,工商部门无法像审查广告那样从屏幕信息上去判断奖品的设置以及中奖的信息是否虚假,工商部门也难以审查到游戏经营者在奖品的发放上是否做了手脚。

并且,电视屏幕上绝大多数时候只提供了发送短信的号码,而不会出现游戏运营机构的名称,这使人联想到了近几年大量电视购物公司的类似行径。这里是否也需要加以更正?

如果要对这一领域做出规范,实现互动游戏的真实性和合理性,其难度将要远大于对普通广告的监管,因为它将涉及电视、电信和工商三个部门。若要实现规范目标,在SP商的准入门槛、运营的合作方式,以及节目播放的记录和审查之外,还要能够对运营方奖品设置的真实性、获奖人员的非关联性和奖品的发送是否能够落实等繁杂的细节问题实现透明化,否则,这种“互动游戏”仍有可能成为滋生欺诈的温床。

南方讯典曾提出有公证机关作为监督,以体现其游戏的公平公正。在回复某一投诉时,南方讯典称其电视互动游戏“由北京东城区公证处公证,不带任何赌博成分。每周都会产生14位中奖用户。”为此,记者询问了负责这一公证的北京东城区公证处公证员何洪曦。他表示,南方讯典的公证内容仅限于它将从一些手机号码中抽选一定量的中奖号码,并记录在案;但这些号码是否有着真实的用户,这些用户是否与南方讯典存在不当关联,以及奖品是否能够发放到中奖者手中,则不在公证的范围之内。

如今,电视互动游戏正保持着“朝阳产业”势头,但它在运作上所呈现的,却是一个监管规范上的空白和监管难以探明的黑洞。如果它不能实现规范化和透明化,缺乏足够的阳光,那么这个“朝阳产业”是否会很快沦为“夕阳产业”?

中山注册公司网站

中山注册公司价格

工商税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