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06年中国数字电视用户将达900万

发布时间:2021-01-22 02:03:37 阅读: 来源: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导读】虽然一直要求自己能够站在一个客观公正的角度,但肯定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十几年形成的广电情结

因为是周末,所以给自己放个假——不做杂志的功课,上来看看博客。

本来只想看看,写东西太累,但看到雍忠玮先生《IPTV血路漫漫(二)》一文,却忍不住要提笔写几句。

再回到现有资料的话题上来,现有的数据对数字电视是相当不利的——在这一点上,完全可以说,广电总局的自我满足的陶醉,至少是有“打肿脸充胖子”的嫌疑。

例如有一家公司在2005年初的时候说,2004年底中国的数字电视用户量是106.7万,他们预测到2005年底将是400万。但是只要我们回过头来看,我们就可以发现,这个数字,和其他一些数字一样,是充满了不准确性的“预测”或“统计”。其他还有一些数字,其实都差不多。例如《中国经济周刊》说2005年底预计数字电视用户量是600万,这个数字是如何来的,我没有搜索到相关辅证资料,而易观咨询给出的预测是534万,应当是经过分析师的一些调查的。

文中所说的“有一家公司”,其实是我们《广播电视信息》杂志社的市场研究部R&TI Research。2005年3月,我们发布了《2005-2006中国数字电视产业报告》。

我不知道《计算机世界》的雍忠玮先生是根据什么说这些数字“充满了不准确性的‘预测’或‘统计’”?易观的数据是“应当是经过分析师的一些调查的”,虽然文中并未明说,但我理解该文的意思是我们的数据“应当”是没有经过“一些调查的”,我觉得这种理解应不是曲解吧?(在此决无与易观进行调研方面比较之意,于杨、张鹰及易观的分析师应明此意吧。)从2003年至今,我们每年3月发布年度的《中国数字电视产业报告》,我是这个报告的主笔,所以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这些数字的来龙去脉。

我们《广播电视信息》杂志创刊于1994年,主要定位于有线电视网络,加上原来广电总局广播影视信息网络中心的背景,与全国各地有线电视运用商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目前,各省及部分地市的有线电视网络公司负责人都是我们的编委成员。说这些不是给杂志做广告,而是说我们因此建立了一个非常畅通的调研渠道。全国数字电视用户的发展情况,2002年为9万户,2003年为27.6万户,2004年为106.7万户,这些被许多媒体广泛引用的数据来源于我们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调研,有一些主要城市还是实地调研。目前对2005年的数据尚未核实完毕,但应该超过广电总局公布的413万,大约在440万左右。广电总局的数据来源于总局计财司的广电系统统计体系,因为我刚到总局时曾编写过广电的统计软件,也参加了几次全国广电系统的统计会议,因此对分级层层上报的统计体系有一定的了解。413万的数据应来源于年底的统计年报快报,因时间原因可能未能截止到2005年12月31日,像深圳、佛山等一些整体转换地区每天都会增加几千户,因此数据有所出入相当正常。 仅仅靠问卷、电话的调研,数据会因被调查者的种种其他考虑(如宣传尺度、市场策略等)而影响其准确性,我们还通过对机顶盒厂商出货量的调查、机顶盒芯片进口量的调查,最终对数字进行综合评估。

当然,你仍然可以怀疑这些数据的准确性。那我的确没有办法了,除非哪天我跟人口普查办公室拉上关系,让他们挨家挨户去搜查。

对于用户发展的预测,我再贴一张图,它来自于2003年3月发布的《2002-2003中国数字电视产业报告》。可以看出当年预测2003年将达40万,后来实际为27.6万;预测2004年为200万,实际为106.7万,误差近一倍;当年预测2005年为500万。对于未来的预测,我们在2005年3月的报告中,仅调整了对2005年的预测,由500万降为400万,主要原因是因为2004年的预测与实际的误差接近一半,但现在看来往下“砍”得多了些,取中值正好与实际相对应。

对于发展预测,我相信再专业的咨询公司都有“拍脑袋”的成分,不过要看你拍得是不是合理。我来告诉你我们是如何“拍脑袋”的。

“拍脑袋”的因素主要取决于以下七点:(以下楷体文字摘自《2004-2005中国数字电视产业报告》)

1、政策因素

政策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包括对模拟向数字转换的时间表的执行力度、对整体转换的支持力度,文化体制改革、经营性资产剥离的进度,以及节目及频道管理政策等等。电信业务是否对广电网络开放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数字电视的发展与有线电视网络能够承载提供的服务范围与种类关系密切。

政策的合理性及支持力度给产业发展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2、市场运营能力

R&TI Research认为,市场运营能力是影响我国数字电视发展的第二大因素。广电长期以来形成的事业、企业不分的体制决定了市场运营能力的缺乏,运营经验在短期内要想有根本性的改变相对困难,解决此问题的核心在于体制与机制的深化改革,尽快建立现代企业经营管理制度。

市场运营能力决定了广电能否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免费电视消费习惯,这是又一个关键。 3、节目内容

与现有模拟电视相比,节目缺乏差异性是数字电视、付费电视面临的主要问题。虽然数字电视的发展并非像付费电视那样完全是“节目为王”,但从对数字电视运营商的调查来看,普遍认为节目内容不吸引人是数字电视难以推动的主要原因之一,既便是整体转换送机顶盒,也需要为用户提供不同于以往的内容与服务。

4、资金问题

数字电视的发展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尤其是采取整体转换免费配置机顶盒的方式。整个产业只有建立起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才能吸引资本的注入。目前来看,商业模式还在探索之中,尚未非常清晰。

5、网络整合

网络整合的进程将对数字电视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一方面,网络整合将对原有的数字电视运营网络重新进行组合调整,过程中数字电视业务的开展将暂时停止;另一方面,如果整合进展顺利,同时能够快速跟进增值业务的大规模开发,将使数字电视在一个更大的规模上取得突破。

6、有线、卫星及地面的整体考虑

数字电视根据传输方式分为有线、卫星及地面,数字电视通过这三种传输方式提供具有不同特点、适应不同地区、不同人群的内容服务。总体来说,待直播卫星业务开展之后,与有线电视的竞争将非常激烈,而地面数字电视将需要政府更多的支持。广电总局及国家有关部门对三者的规划与协调,将深刻影响到数字电视的发展进度;政府对地面数字电视的支持力度决定了这部分用户的发展进度。

7、IPTV的竞争

来自IPTV方面的竞争也值得考虑,尤其是如果政策允许电信经营IPTV业务的话,其运营经验带来的冲击甚于二者技术的比较。

其实,我还跟北大的一位教授取得些测算秘诀,并有一个可以量化的公式,这个就不能说了,属于我们的商业秘密。可以说的一点是,在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对政策影响力巨大的行业的预测,不能仅仅按照所谓相关行业发展曲线分析去做指数、乘幂运算之类,通过这种运算得出的数字仅仅是权重非常小的一个参照系。此外,我们还调查了每一个网络公司的整体转换计划、他们对自己网络及全国总体数据的预测,我们的预测建立在“七大因素+测算秘诀+运营商预测+相关行业发展曲线”的基础之上,最后进行综合评估。

2003年,我们发布了第一份年度《中国数字电视产业报告》。2003年3月20日的CCBN主题报告会上,广电总局张海涛副局长提到2005年要发展3000万数字电视用户。3月21日,我在国展的一个会议室里发布了我们的研究报告,预测2005年数字电视用户为500万。当时我在广电在线,这份报告由广电在线发布,广电在线是广电总局广播影视信息网络中心下属的专业网站。要知道一天前副局长刚刚说了3000万,而且我们是总局背景下的网站,应该说发布这样数据要承担一定的压力。虽然我对自己的研究有一定的信心,但还是在发布会的最后说:“我希望这个数字是错误的,而且错得越离谱越好!”因为那意味着我们的数字电视产业真的实现了飞跃。(发布会的相关报道见: )

首先,关注IPTV行业的人,无论是这个圈子里做的,还是圈子旁边看的,都知道一个近似幽默的事情:“十五”规划时喊出的口号是3000万,现在“十一五”已经开始了,广电总局公布的数字是413万。

据一些媒体在2005年初为广电总局吹捧的时候说,“广电总局的目标是‘低调处理,力冲千万大关’”。毫无疑问,当广电总局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媒体,就说明了他们没有准备低调,而到年末也就“冲”到了一半——这样的结果,应该说是没有办法交待的,所以,以封杀IPTV,使其担上“影响较大、导致数字电视发展受扰”的罪名,是正常的。

2005年3月CCBN主题报告会上,张海涛副局长坦承“当时3000万的目标有些头脑发热”。至于《IPTV血路漫漫(二)》文中提及的“千万大关”,我作为长期关注数字电视的总局大院里的人却似乎孤陋寡闻了。“没有办法交待”——我不知道广电总局对于这些数字要对谁交待?我更不知道一味的调侃及自我感觉良好的逻辑推导是否就是充满了“准确性”?

如此一来,至少我个人,是怀疑413万这个数字的本质性的。这里的本质性的意思,是说这413万的机顶盒部署中,可以说功能上是有的(至少简约功能是有的),但是否就达到“数字电视”的核心本质?我看不见得。

总算在全篇文中找到一段有道理的文字。“本质性”这个词非常好,的确,用户数本身并非数字电视产业的核心,核心是要通过数字化实现广电向产业化发展的目标。数字化是手段,产业化才是目的,不能为数字化而数字化,这是整体转换必须规避的可能陷阱。

例如现在呼声最高的“青岛模式”。坦白而言,在我接触到的各个领域的人,无论是电信的,还是广电系统自身的,乃至一些上下游的内容开发商、歌华有线这样也做着类似工作的,都对广电明确表扬和鼓励各地学习的“青岛模式”抱以“打趣式的笑”,简而言之,青岛模式有了排场,却没有市场。完成政治任务的作用远大于完成经济任务的可能。

上次去青岛的时候,我也就“青岛模式”的业务,问了问当地人,结果回答还是比较出乎意料的——有的小区只是20元每月,还送机顶盒。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普通用户加8块钱就可以看到数字电视了(原本有线电视是12元月),但即便如此,数字电视先入主中高档小区的意图并没有得到落实,而是在一些普通居民区比较多——因为高档小区往往拥有了更多频道的卫星电视。虽然卫星电视也受到限制,但是对于香港、台湾乃至海外电视台的需求,使法律擦边球的“拓展型”卫星业务大行其道。 对整体转换、对“青岛模式”的评论,我本来不想挑文中关于青岛的数字电视资费的低级错误——青岛是每户加10元——因为,2块钱的出入根本不影响作者要阐述的观点。但是,作者仅凭“打趣式的笑”及“上次去青岛”“问了问当地人”这样的调查,就可以得出“简而言之,青岛模式有了排场,却没有市场。完成政治任务的作用远大于完成经济任务的可能。”的结论,这就是作者强调的所谓的“准确性”?要弄准确,最起码资费方面可以Google一下,2秒钟的功课都不愿意做的文章,我不知道还浪费那么多中国文字做什么?

又及,对于以“青岛模式”为典型的整体转换操作,我本人也经历了置疑→将信将疑→赞同→强烈支持的过程,这中间的想法有时间我会专门写上一篇。

跑题了,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在辩论。呵呵。

本篇的题目是:2006年中国数字电视用户将是多少?

我们去年报告对此的预测是900万。前天与大唐电信的一个哥们吃饭,他对这个预测怀疑说,05年的增长率超过300%,06年的增长率就仅仅100%了?这相差太悬殊了吧?我的解释是这样:整体转换是数字电视用户增长的主要方式,2005年整体转换较快的几乎都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因此2006年在增长率方面可能会放缓。

非常想听听大家对2006年我国数字电视用户的预测!

目前,我正在撰写《2005-2006中国数字电视产业报告》,将于3月下旬的CCBN期间发布,待时间地点确认后一定在我的BLOG中通知,欢迎大家前往捧场,也非常欢迎雍忠玮先生参加并指正。

说句实话,写此文还有一个私心,希望能够多听听大家对2006年的数字预测与分析,目前我正在综合05年的各项发展因素,正在考虑是否对去年的预测进行调整或者如何调整。

最后,要向雍忠玮先生道歉,我主要是对于一些媒体的一些文章的一些写法不满,在对数字电视及整体转换操作并不完全了解的情况下,就出现了一些评论、一些说法、一些“打趣式的笑”。今天只不过恰好看到了雍先生的文章,就作为靶子了,实在抱歉。《计算机世界》的信产部背景可能会自觉不自觉地影响到一些文字的表述,对于广电的了解也很难更加深入。我也一样,虽然一直要求自己能够站在一个客观公正的角度,但肯定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十几年形成的广电情结。

我希望强调的是:媒体的基本职责是呈现客观,专业媒体的职责是推动行业的发展。为此,请大家不要就此文再炒作出什么广电与信产媒体争论之类的新闻来。

乱世三国破解版

疯妖记手游

天使童话官方版

水浒Q传手游最新版